脑洞大开的某X

【带卡】诶?这个家伙也重生了?(10)

原创角色+原创剧情出现

平时都是日更1200~1500左右,今天尝试了一下日更3000+。(我才不会说是别人说是短小君才怒更3000的呢,哼)

传送门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带土和卡卡西站在村口的‘あん’门前。这次的任务是护送两个商人前往牙之国,猿飞日斩还体贴的多加了两个人,组成一个标准的小分队。


  “为什么还有其他人。”带土不满的说到。


  “……”卡卡西看着带土鼓起腮帮,感觉他是在恶意卖萌,代入四战时大叔级别的带土鼓起腮帮,他就打了一个哆嗦。


  “好慢啊,为什么其他两人到现在还没有来。”


  “离集合时间还有半个小时。”卡卡西看了看带土,ennn,背后的背包有些好奇的问:“你带了这里大的背包,里面放的是什么?”


  “这个?红豆糕,团子,羊羹,铜锣烧。没有‘神威’真是太不方便了。”


  “……”卡卡西默不吭声的抢过背包,将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扔进就近的垃圾桶里。


  “等等,不要扔这个,只有这个我绝对不会让你扔的!给我留一点啊!只剩一个不要扔了啊!”


  “我说你的忍者基本常识也被你吃掉了嘛。”卡卡西看着空空无物的背包深呼了一口气,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,要让带土体会到正能量。


  “你起码要带一些兵粮丸和急救包啊。”卡卡西无奈的说到。


  “啊?我带了啊。”带土从腰包一小包兵粮丸和绷带。


  “……我说”卡卡西死鱼眼向带土放着杀气:“你是故意在耍我?”


  “啊,你在说什么?”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随着任务的时间临近,任务的委托人和另外两个人走了过来。


  卡卡西感觉两个委托人有点奇怪,穿着平民服装的少女十分的沉默,在旁边的壮汉很像是个武士。


  “喂,卡卡西。”卡卡西听到带土叫自己。难道带土也察觉到了这次的任务有问题?卡卡西心想。


  “你不觉得这个一直说‘麻烦死了’,‘麻烦死了’的菠萝头路人甲有点眼熟吗?总觉得好像曾经在哪里见到过。”


  “……”这个人和奈良鹿丸长得这么像,卡卡西不用猜就知道这是年轻时候的奈良鹿久。他该和带土说这个人就是四战时,被你用尾兽炮轰死的受害者吗?


  两人这次的队长就是奈良鹿久,另一个人是日向一族的,名字叫做日向想太。可能因为卡卡西的父亲旗木朔茂的事情,日向想太对卡卡西很排斥,就连卡卡西的朋友带土,也受到了他的冷眼对待。


  已经经历过一次,心理年龄成熟的卡卡西,没有把这样情况放在眼里。倒是带土愤愤不平,嘴里还念着:“这个世界是错误的。”让卡卡西心里‘扑通’一冷,生怕他又想不开,准备出去报社。


  “我是这次的委托人,名字叫做谷川健吾。她的名字叫做花……子,谷川花子,是我的妹妹。”壮汉说到。


  卡卡西注意到壮汉称呼少女的名字时停顿了一下,而且用了尊称①。


  “这两个小孩真的是忍者吗?不会是你们糊弄我的吧?”谷川健吾质疑到。


  奈良鹿久看了一眼两人,这次的任务是三代目特意拜托自己的,原因就是因为这两个天才,否则一个C级任务除了刚刚毕业带小队的指导上忍,一般由中忍带队进行。


  奈良鹿久之前暗中观察了两人一会,单单从准备完备忍具,还有在日向小鬼挑拨中的稳重,就可以看出旗木卡卡西有一定的忍者素养,至于‘天才’与否就要看任务中的表现了。另一个人,宇智波带土,之前像出去旅游的准备一大堆华而不实的甜点,还有轻易就生气,让奈良鹿久怀疑他是不是准备好当‘忍者’了。他不是没有见过学校表现优异,但在实战中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而没法发挥实力的毕业生了。


  “mua,大概是吧。”奈良鹿久懒懒散散的回答。


  “什么叫大概是吧?你们木叶就是这样对待委托人的?”谷川健吾说到。


  “嘁。”带土还想要说什么,被卡卡西瞪了一下,嘟嘟嘴不说话了。


  “如果你有意见的话,可以去委托处投诉,申请更换小队。”奈良鹿久不急不慢的说到。


  “不……不用了,我们在赶时间,没时间去申请了。这次真是倒霉,早知道就不在你们木叶委托任务了。”谷川健吾眼神游离的抱怨到,不过还是催促快点出发。


  果然有问题。奈良鹿久和卡卡西心想。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行路总是很无聊的,周围除了树就是树,对于曾经拥有‘神威’的带土,他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。


  “呐,卡卡西,你现在有没有通灵兽了?”


 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卡卡西现在也没事情干,曾经赶路的时候,还可以看会‘亲热天堂’。现在不要说自己还是小孩子,就连‘亲热天堂’自来也大概还没有开始写,想看都看不着。


  “我记得你有条很大的狗,好像是叫做帕克?”


  “不,帕克是小型犬,你说的是布鲁。”


  “哦,原来叫做布鲁。那你能不能把布鲁召出来,让我做一做,我走累了。”


  “……”听到几人都嘴一抽,你在逗我呢?


  “别闹……”卡卡西说到。


  “这附近没有敌人。”日向想太保持‘白眼’状态,对奈良鹿久说到,完全无视了卡卡西和带土。


  但是下一刻,他就被‘啪啪啪’的打脸了。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出现地刺,直接贯穿了奈良鹿久。


  卡卡西立刻一手拉住一个委托人往后退,带土则是掏出几把苦无,每个苦无的后面还系着三张爆破符。


  “等……”卡卡西还来不及开口,带土就将苦无射向了地刺处。


  当苦无插到地面后,爆破符一闪,直接发生了大爆炸。


  “带土!”卡卡西很生气的喊了带土的名字。


  在爆炸后的余灰中,奈良鹿久拎着日向想太走了出来,两人都是满脸灰尘。


  “宇智波带土,刚刚你的同伴还在里面,你……”奈良鹿久严肃的说到。


  “抱歉,抱歉,第一次执行任务,没有分寸,下手重了一点,下次我会注意的。”带土打断了奈良鹿久的话,没有诚意的说到。


  “队长,这里有两具尸体,你看有没有线索?”卡卡西说到。


  爆破后的地面出现两具尸体,看起来他们就是刚刚偷袭的人,不过,因为爆破符的关系,已经残破不堪了,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人形物体。


  谷川花子看到后,直接呕吐起来,日向想太和谷川健吾也脸色发白。


  “他们刚刚使用的都是土遁,和我们目的地烟之国接近的是岩隐忍者村,有可能是岩隐,当然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。”卡卡西说到。


  奈良鹿久复杂的看了一眼卡卡西,他知道他在转移话题。对于这次袭击,可能是因为这两个有点古怪的委托人,当然也有可能是倒霉的恰好路过,毕竟现在忍界开始有点不太安稳了,这也是很有可能的。但是,这不防他炸一炸他们。


  “我们两人只是想要回到烟之国,因为现在不太安定,所以才想要雇一个忍者小队来保护我们的。”谷川健吾一口咬定。


  “C级任务里不包括和忍者战斗,你们现在可以放弃这次任务。”奈良鹿久说到。


  带土听到后看着卡卡西,没想到卡卡西也看着自己。


  你看着我干什么啊,你做决定啊。带土挤眉弄眼的朝卡卡西示意。


  你做决定。卡卡西盯着带土这么看,眼睛里这么写着。


  “我决定继续做任务。”带土举起手,露出阳光灿烂的表情说到:“我觉得他们不是坏人。”


  奈良鹿久看了一眼带土,起初对他的印象是到底能不能担任‘忍者’职业的逗比,在战斗中不顾同伴的作战方式,还有现在阳光开朗的模样,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他呢,还是说他有人格分裂?奈良鹿久心想。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傍晚,一行人达到了一座小镇,不需要再像前几天一样在外野营过夜。


  卡卡西犹豫了一会,还是拉起带土走出了客栈。


  “你拉我出来做什么呢?我还没有吃这里听说很好吃的鯛魚燒呢。”


  两人直到走到离小镇不远的树林中才停下来。


  “带土,你早上是故意的吧。”卡卡西说到。


  “啊,你说什么?”


  “你是故意想要杀死他.”


  “没有啊,不是说过了,我好久没出任务,没个分寸嘛,再说有一个上忍在旁边看,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掉。”


  “……”卡卡西没有说话,眼睛盯着带土看。


  “好吧,我是故意的。”带土此时散发出一阵恶意,让卡卡西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战场上。


  “你……”卡卡西现在才发现原本以为是只洗白堍,原来还是那只黑化的报社堍。


  “他居然敢这么看你,就是一个废物,垃圾,他凭什么这么看你!”


  “……”等等,黑化的原因是因为这个??!!卡卡西惊呆了,他还以为带土会说‘你们这群垃圾,我要毁灭拯救这个世界,创造出一个没有败者的世界。’


  卡卡西想象一下带土站在十尾的对着忍者联军说:“你们这群垃圾,居然敢这么看卡卡西,我要毁灭拯救这个世界,创造出一个人人爱卡卡西的世界。”


  ORZ


  卡卡西感觉自己承担不起引发四战诱因的这个重担。


  “他只是个小孩。”卡卡西无奈的说到。


  “他凭什么这么看你!”


  “带土你我都是大人了,你干吗要和一个小孩这么斤斤计较。”


  “他凭什么这么看你!”


  “……”卡卡西感觉已经没有办法和带土交流了。


  带土一脸正色到“卡卡西,以前你为我痛苦了这么久。这一次我一定保护你,让你幸福,不然你受任何委屈的。”

==============

①这里解释一下,因为日语里同样的话,都分平级,上级对下级,下级对上级,这里是说的是下级对上级使用的敬语 

评论(6)

热度(57)